顶点小说 > 其他小说 > 这个道士 > 第十一章:孤身一人战悍匪
    于庆飞被一雷劈了之后,也不知死活,反正就是头发直立,面容漆黑的躺在地面上,二具千尸呆楞呆楞的飘在原地,完全没搞懂刚才还嚣张叫唤的于庆飞,怎么自个招雷把自己给轰了。

    在外面的古赫卡拉和高个子,听到这边雷响后,立马几步跳了过来。

    进入地下室一看,高个子顿时眉头一沉,“二弟,你的千尸什么时候学会的雷罚之术?”

    他开口问道,古赫卡拉也是一脸的懵逼,毕竟自己的千尸几斤几两,他还是很清楚的,所以当下飞快的和剩下的三具千尸交流了一下,古赫卡拉嘴角狠狠的扯了扯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千尸学会雷罚之术,而是这家伙应该是个半吊子,自己招雷把自己给劈了”

    古赫卡拉无语道,高个子闻言也是一脸的尴尬,实在是这个结局,有点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毕竟从刚才的追击来看,眼前的于庆飞虽然没有多少能力,不过意识和反应还是很优秀的,不然也不会把自家二弟耍到使用魔道之术,召唤了千尸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他有点本事,不会让自己太失望,但现在又自己引雷把自己给劈了,这算啥?学业不精还是时运不济?

    “看来还真如同大祭司说的那样,这些年天一道过得太安稳了,竟然培养接班人,都如此不用心”最后他总结了一下,认定是天一道培养人才有问题,培养了这么一个逗逼二货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安逸不安逸,我可管不着,杀了我一只千尸,还有一只皮,他不多少给点代价,又怎么行呢?看着模样应该还没有死透,听它们说被雷罚之力劈中了,会生不如死,我就好心一次,送他一程吧”

    古赫卡拉残忍的开口道,然后径直朝于庆飞走去,边走边掏出腰间的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那把匕首刃身成黑色,握把是一个血红色的骷髅头,远看上去,就像沾染了血液一样。

    古赫卡拉靠近于庆飞,看着那堪比杀马特发型的脑袋,嘴角露出一抹笑容,然后毫不犹豫一匕首照着于庆飞的胸口插了下去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一击入胸腔,突然一道破风声响起,高个子顿时一惊,急忙往前一步,狠狠的扯了自家二弟一把。

    飞来的是一块石子,击打在古赫卡拉的匕首上,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他手里的匕首弹飞出去,幸好高个子拉了他一把,不然刚才那一石子,奔的可是古赫卡拉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谁、给我滚出来”

    匕首被震飞,古赫卡拉虎口已经有血液渗出,可想刚才匕首被击中时,产生的力道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得饶人处且饶人,你与他无冤无仇,何必置人于死地呢?”

    古赫卡拉音落,老道边开口,边弯着腰光着脚板走了进来,身上的睡衣因为赶路,可以说已经泥土及腰了,那长长的头发,也因为没有打理,所以此时乱得跟疯婆子一样,被他随便扎在脑后。

    虽然形象不怎么样,但一双眼睛却是格外的有神,盯着古赫卡拉二人的时候,眼里已经散发了淡淡的杀气。

    从刚才的出手便可以看出,老道有取他们性命的意思。

    古赫卡拉闻言,顿时目光一寒,“你算老几,也敢来管我古赫家族的事,是不是闲几十年活长了?”

    “二弟,你闭口”

    他音才出,高个子便急忙拉了他一把,然后冲老道开口道:“晚辈见过老天师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不敢当,你们可是有名的古赫家族的,我一穷苦道士,八字还没二撇,何谈天师之说呢?”

    老道冷笑道,自古正邪不二立,虽然为长辈,他也不会给古赫家族的二个小子面子。

    “老天师言重了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们就先告退了”

    高个子苦笑道,音才落老道便摇了摇头,“过界的规矩你们应该也知道,况且还在这边杀了人,不留下些什么说得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那老天师你要啥?”

    高个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,大人说话,小孩子别插嘴”

    “不多、一人一臂便可”

    “行”

    高个子爽快的答应了他,音才落,突然转身面不改色的一刀出手,断了自家兄弟的一臂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哥你”

    “忍住,古赫家族难道连断一臂都要大呼小叫的吗?”高个子喝道,然后再面不改色的自断一臂。

    “老天师,现在可以走了吧”

    “请便!”

    老道倒是颇为震惊高个子的很辣,毕竟当今世界上,能够如此淡定劈掉自己手臂的不多。

    得到老道的允许后,高个子拿着自己断下的二只手臂,扶住自家兄弟,便几步跳出,隐入黑暗里去。

    老道不是不想杀他们,而是牵扯太大,其中的缘由一时半会解释不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担忧的是地面上的于庆飞,鬼才知道被雷罚劈了一下,到底劈没劈死。

    他快步上前查看了一下,发现于庆飞虽然伤得重,但是没有伤及重要器官,还可以救一救。

    高个子带着古赫卡拉一路狂奔,避开闹市区,然后隐入深山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我们二个人,一个四级魔道,一个八级魔道,为啥要怕他一个糟老头子”

    路上古赫卡拉面色苍白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四级魔道?八级魔道?愚蠢,你知道在他的面前,就算我们的父亲亲自来了,再加上八大长老,也未必可以全身而退,要不是有条约存在,今天你我还有命活着回来吗?这次当一个教训,回去给我安分一点,没有成为一名魔师之前,不准出山门”

    高个子冷喝道,心里暗道要不是古赫卡拉贪玩,哪里有这些事存在,不过又是自己的亲弟弟,他也不好责怪他,所以也只得口头警告。

    被高个子骂了一通,古赫卡拉闷声不说话,但面色越发的难看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还有那个小不死的,终有一天我会把你们都撕碎了,喂尸体”

    他暗暗发誓道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后,经过七天七夜的抢救,于庆飞白脱离危险,从沉睡中醒来,躺在病床前,欧阳珊珊和陆小白一直守着,见于庆飞苏醒,二人如同发现了外大陆一样兴奋,一个拉着一只手,死命的摇着。

    “死飞儿,你终于醒了,怎么样?头晕不?恶心不?肚子饿不?”

    陆小白叽叽咋咋的叫着,欧阳珊珊倒是缅甸一些,只是拉没有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没问题,只是我感觉我快被你们给摇死了”于庆飞虚弱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陆小白和欧阳珊珊闻言一愣,急忙同时放开拉着于庆飞的手,这一放不要紧,被他们拉起来的于庆飞直接重重的落了回去,当时砸得他哎呦一声,差点又嗝屁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个死小白,老子好心好意去救你,你就这么没心没肺的报答的?我告诉你,咱们友谊的小船,翻了”

    于庆飞哀嚎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告诉你飞哥,你出名了你知道不,现在可以这么说,全学校没有不认识你的,等伤好了出院,你一定会红鸾心动,桃花盛开!”

    “你没吃药吧,怎么这么不正常?”于庆飞看着眉飞色舞的陆小白,一脸担忧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闻言陆小白直接白了他一眼,然后掏出一份报纸来,“看看,最新一期报道!”

    于庆飞闻言一脸迷惑的接过报纸,打开一瞅,第一条格外的显眼,标题是,“残忍歹徒出没,大学生孤身一人战悍匪”

    而下面则是一张他受伤的照片和一张入校时候拍的学生证照片。

    于庆飞从头到尾把文字读了一遍,当时心头一动,一把扶住床沿强行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…我给你们说哈,当时那个场面,要不是飞哥我及时Hold住场面,那情况可是相当相当的失控……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