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其他小说 > 这个道士 > 第十章:我命由我不由天
    原本以为画符,就是照着描,画像了就行,但画过之后,于庆飞才发现远远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因为他就算照着描,也描不像,这时候他才开始佩服起那些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起来,人家虽然没本事,但人家能画啊,那飘逸的笔法,虽然看不懂,但好像很厉害的模样。

    外面的千尸已经在冲击铁门,哭丧棒一下一下狠狠拍打着铁杆。

    每一次都让于庆飞的心往上提了一下,心静都画不出来,更别提心慌了。

    人越是是在越危险的时刻,越冷静不下来,说白了就是心性不够,不能强行装逼,要是敢拿生命装逼,于庆飞估计现在都还守着千尸修脚趾甲。

    他想起自己当初的誓言,“饭可以不吃,妞可以不泡,但逼必须得装”就不由得一阵脸红,好在脸皮够厚,急忙安慰一下自己,这是要命的关头,不是装逼的时间。

    额头的汗顺着眼眉往下涌,他不知道外面的铁门能撑多久,但时间不会太长,毕竟三根哭丧棒一起打,钛合金的都受不了,何况腐朽的铁门呢。

    现在他唯一的希望,就在于手上的这张五雷轰顶,希望能够把它画出来,助自己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但书都快扯完了,血都快画干了,符纸依然没捣鼓出来。

    这让于庆飞更加绝望,心里暗道为啥先前不跟老道学习一手,至少会画一个符也好。

    不过世界上哪里来的后悔药买,符画不出来,他只得继续画,鬼才知道他为啥对这张五雷轰顶这么执着,也许是刚才的古钱币给了他希望吧。

    外门的铁门没坚持多久,终于在一声巨大的倒地声,被推了开来。

    于庆飞闻言心头一跳,急忙收好书和自己画了一半的符纸,找一个阴暗的地方呆着。

    很快他便感觉到一股冷风从外面吹进来,紧接着三道白色的身影,如同幽灵一般往前飘着。

    它们手里握着的哭丧棒,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,盯得于庆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他把身体死死的靠着墙壁,然后一只眼睛盯三具千尸,另外一只眼睛则配合着手继续画符。

    这个难度可以说相当的高,要不是曾经一边上课,一边看小黄书练习过,压根做不到这种高难度的动作。

    三具千尸在房间里搜着,三对红瞳来回的四下瞅,它们好像不能看见静态的东西,不然早看到于庆飞了。

    为了赌这么一个弱点,于庆飞在它们把目光扫过来的时候,立马呆着不动,等其移动开后,立马又画一下。

    对于画得对不对自个都不知道,完全靠着感觉来,三具千尸找了半天,都没有发现于庆飞的踪迹,不由得开始顺着墙壁过来,这吓得于庆飞急忙找了一个有掩护的地方呆着,是一根支撑着地下室的石柱子后。

    三具千尸顺着墙壁过来,于庆飞勾画了一笔后,那其中一具千尸,拿着哭丧棒摸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感受着那类似于手的东西在自己身上来回的抚摸,于庆飞吓得身体僵直,把后背直直的挺着,楞楞的看着它。

    千尸也不知道是发现不对,还是怎么的,就是一个劲一个劲的摸,似乎还摸上瘾了,从上开始往下摸。

    吓得于庆飞一激灵,但又不敢动,只得任由千尸把手贴下去,然后来回的揉动着某个部位。

    “不能挺,不能挺”

    于庆飞咬着牙关,手抓着柱子内心嘶吼道,那可是已经的宝贝啊,要是一但挺了,那还不得被那家伙一把给扯了去。

    所以他坚决告诉自己,死都不能挺,但千尸似乎揉上瘾了,动作弧度从大到小,突然就温柔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温柔不要紧,于庆飞可受不了了,一想起自己的第一次,竟然给了一个怪物,于庆飞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没爱了。

    此时他几乎含泪画符,心里对面前这具千尸的恨意那可谓是长江之水,绵绵不绝啊。

    “于庆飞你行的,古有勾践卧薪藏胆,今有于庆飞震蛋受辱,每一个成大事者,都是不拘小节的”

    他疯狂的嘶吼着,画符的手越发的加快起来,下面的感觉是一波接一波,哪怕于庆飞自认为定力够好了,但还是受不住如此刺激,所以宝贝在坚挺之后,又被吓软,一直重复着这么一个过程。

    而一下起一下落,更加激起了千尸的乐趣,它玩弄于庆飞的性质,更加的高涨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按刚才看到的一切画好手里的符纸,于庆飞拿着和书上的对比了一下,发现竟然一模一样,虽然丑了一点,不过好在像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于庆飞见符纸已经画好了,他能忍吗?绝对不能忍了,所以一把扯住面前千尸的衣服。

    身体的小宇宙瞬间爆发,“我去你个姥姥的”嘶吼一声,他咆哮着将羞辱他的千尸丢了出去,砸在一旁的石壁上。

    突然而来的动作,瞬间吸引了另外二具千尸的注意力,它们立马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于庆飞退到一旁宽敞的地方去,举着自己刚刚画好的血符。

    “渣渣们、看你于爷爷如何收拾你们,接受来自德玛西亚的制裁吧,五雷轰顶”说往手一抖符纸,睁大着目光看着面前的二具千尸。

    “一秒”

    “二秒”

    “三秒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、没准备好,没准备好”

    于庆飞急忙打了一个哈哈,飞快瞅了一眼手里的书,查看书中对于五雷轰顶的介绍。

    五雷轰顶,用之必须配其咒语,“妈拉个巴子,给我炸?”

    “尼玛啊,要不要这么坑爹啊,这个是捞子啥咒语啊,不应该是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吗?”

    于庆飞无语的吐槽道,但念就念吧,只得希望老道没坑他,当下举着符纸,对着二具千尸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妈拉个巴子,给我炸!”

    音落、突然头顶隐隐响起翻滚之声,似乎隐藏了雷电之音,于庆飞闻言大喜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……啊哈哈,天才啊,哥实在是天才啊,接受制裁吧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…啪嚓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旱雷凭空响起,化为一道银芒劈了下来,但劈的对象不是二具千尸,而是于庆飞,看着从头顶落下的银芒,于庆飞瞬间炸毛,因为躲避不急,直接捱了一雷,被劈得外焦里嫩,身体直颤。

    临倒的时候,他隐隐看到从手心飞出去的书,在最后一页写着,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七个显眼大字。

    “我顶你个肺,你个坑爹的………………啊”他发出最后一声哀叹,便倒地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已经奔跑到废弃车场门口的老道,听到那一声雷响,顿时感觉太熟悉了,当下飞快摸了自己的挎包一把,掏出一本驭灵宝录出来,翻看一下当时大惊。

    “妈妈的,坏大事了,给错书了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