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网游小说 > 网游之我是神 > 第六百二十五章 春天,我种下一颗世界树
    洪荒大世界中空无一物,他掏出两颗种子,栽了一颗柳树一颗杨树。

    树下,了无生趣的他,摸出一根枯稻草,编了一只金灿灿的蛐蛐儿。

    往雾气氤氲的地上一放,蛐蛐儿跑了。

    他懊恼的饶了饶头,继续在这方蛮荒的大地行走。

    于是,他走了一圈,又回到当初见到青莲的地方,只见青莲里跳出个胖娃娃,迎风见长,很快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巨汉。

    那青莲化衣、化斧,追随巨汉。

    他一拍脑袋,眼中闪过一丝亮色,招呼巨汉坐下,就将起道来。

    于是乎,在巨汉听得似懂非懂的同时,一个稚嫩的意识在世界深处诞生。

    它叫……大道!

    讲道不知多少载,巨汉听得入迷,提起自己的巨斧起身,对天便是那么一劈!

    于是乎,阳清为天,阴浊为地,一生二、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

    他目瞪口呆的站起身来:“我还……没说完!”

    巨汉也是手足无措:“师傅!师傅!这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他妈怎么知道?”他饶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解决!”

    巨汉不忍让初开的天地闭合,于是,当了一回顶天立地的汉子!

    世界中有三千魔神,恐其为灭世之举,纷纷向巨汉袭来。

    他拂袖挥之,三千魔神尽败。

    巨汉力所不足,终以身演化新世界,只余其中一点灵识被他带走。

    第二个大乘世界,星辰大世界。

    界民引群星之力而修炼,炼星魂,铸星神,念寄星辰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,若有所思,离开了。

    第三个大乘世界,玄黄大世界。

    世界中古神林立,翻江倒海、移星换斗、只手遮天……

    百般神通,万般法术,皆由此界衍生。

    他住了一阵,与界主品茶论道,与界主的女儿谈天说地,聊星星聊月亮。

    时间由此不知流逝久矣,界主,老死了!

    平淡的生活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,这方界域中,即使是最厉害的存在,也无法做到真正的永生不死。

    他告别界主的女儿,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去过时间的长河,从河中捡起几块石头,石头上的时间,是静止的。

    他去过界域空间的尽头,看到邻近界域的战火,一挥手,黑暗如同恶魔的触须飞扬攀爬,将此间界域完全笼罩,黑色,成为这方界域的基本色。

    也由此,隔绝了此方界域的生灵,发现其他界域的可能

    他捡起一个新生的世界,种在了界域空间当中。

    从种世界的地方,长出一颗小树。

    他浇水、除虫,从此守着这颗树,精心灌溉。

    久矣,小树已经长成参天大树,树冠遮盖鸿蒙界域三分之一的区域,无数世界如同丰硕的果实,挂在树枝。

    他望着这颗树,心中成就感油然而生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,他摘下这颗树最高处的金色果实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还在孕育中的世界,他开始代替世界树,创造起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他在这个世界中放入了许多自己收集来的纪念品。

    一不小心,这个世界的品质便超越了鸿蒙空间中本有的九个大乘世界。

    他将完成的世界一丢,让它在鸿蒙界域无尽的空间中自由“玩耍”,自己也住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倍感孤单,于是创造了众神殿,他将一些非他种族的低级生灵,也称之为神,让他们修炼高级的功法,让众神殿成为了鸿蒙界域中最高帝国,让他们成为鸿蒙界域的主宰者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以为自己是神,却不知,那个一直告诉他们一切,教导他们的家伙骗了他们。

    众神殿的神,一向只有一个,那就是他!

    直到那一天,众神殿里有一位女神生了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女神很是慌张,因为众神殿的神,是不可随意增加的,他说那是一个完美的数字,不需要更多。

    女神知道,以他一贯的手段,是不会留下这个孩子的,所以东躲西藏。

    但女神不知道的是,身为低级生灵的他们,怎么可能瞒得过,真正的神。

    他一直知道,他知道这个孩子的诞生,他更知道,这个意外诞生的孩子……是他的哥哥。

    他只是笑了笑,一如既往的慵懒,旅游、睡觉、晒太阳,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一次,时间仿佛过得很快。

    还没有多久,他的哥哥长大了,那是众神殿的第二个神。

    于是,终于有一天,他被一把金色的矛,刺死在众神殿最高的神座之上。

    他没有反抗,所以他的哥哥是那么的容易,便得到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哥哥总是如此,以为最优秀的他所选择的,总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却不知,七十二界域,鸿蒙界域最次!

    这热血来得太晚,这愤怒来得太晚。

    孟惊天猛然睁开了眼睛,至尊功法的领悟,已经达到100%进度,每项属性点+100000!

    然而,这竟只是至尊功法最微不足道的一个作用!

    孟惊天没有立即起身,而是先抬手放在了胸口。

    他可以明确的感受到,这里有一股名为愤怒、不甘的热血在涌动。

    孟惊天低声咒骂一声:“你他妈可真是个蠢货啊!”

    “只因为抓阄命格,抓了个上善若水,水利万物而不争吗?”

    水虽至柔,可利万物,若成巨浪,则一往无前,摧毁一切!

    这个世界,这个界域,这一切,需要一场洪水的洗礼。

    **、动力、野心,开始在那双原本普通的眼睛中滋生。

    最先获得洗礼的,是他!

    洗濯自己!

    去他妈的,无欲无求!

    “砰!”孟惊天抬手一拍地面坐起,还在与孟星辰战斗的世界意识惊恐无比的发现,它的本体,以难以阻止的速度,在迅速崩溃。

    中乘世界几乎在十几秒内分崩离析,孟惊天直接出现在了界域空间中。

    之间四周,方才那个中乘世界的山河、土地,化作一片片碎片,漂浮在世界空间中。

    能量不会消失,只是改变了存在的形态。

    一颗淡蓝色的珠子,从这些碎片中奔逃而出。

    孟惊天只是一抬手,将其接住,反倒像是它自己撞上来似的

    世界核心,这个中乘世界的世界核心,正携带世界意识潜逃。